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偏执大佬的观察日记 > 362余叔叔

362余叔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他看着脖颈上还缠着白色纱布的瘦弱少女,而她穿着白色长裙安安静静的样子更显得弱不禁风,让人不自觉的想去保护她。
  
  余朝那么暴躁张扬的一个人,到了她面前,说话的语气都忍不住轻了许多。
  
  许哟苒认真的想了想,说:“我不怕打,给钱吗?”
  
  余朝心里就忍不住酸了那么一下,怎么能有人不怕打?
  
  想起许哟苒是从孤儿院回来的,那地方没人护着肯定要受不少委屈,“你放心,我会保护你,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!”
  
  许哟苒睨他一眼,眼底没有感激更没有高兴,直白的陈述:“我不要你的保护,我只要钱。”
  
  余朝:“……我除了能保护你还可以给你钱。”
  
  “不需要,我有钱就够了。”
  
  “……qaq”
  
  他捧着一颗碎了的玻璃心,拉着许哟苒进了余家大门。
  
  余家是底蕴深厚的大世家,楼高五层占地上百平,更别提楼外绿荫花园,假山湖泊,亭台楼阁,价值数十亿,能在市中心有这样一处住所可见非凡。
  
  许哟苒坐在富丽堂皇的一楼大厅,管家送来甜点果汁,余朝问:“我爸呢?”
  
  管家说:“先生在楼上。”
  
  余朝看向坐在一旁安静吃着点心的许哟苒说:“你这儿等我一下,我去看看我爸。”
  
  许哟苒抬眸:“是为了替我要钱吗?”
  
  她吃了最后一口点心,站起身:“我和你一起。”
  
  管家眼皮一跳,想说这丫头看起来安静瘦弱,这胆子却不小。
  
  就连余朝都有些哭笑不得,他能把许哟苒拉来,确实说过要给她赔偿,可他身上钱不够,要回去找家里要,他一时情急的借口,她却当了真,一直念着。
  
  余朝还不敢说不是,他敢肯定,要说一个不字她能立刻翻脸走人。
  
  俩人一起上楼的时候余朝还和许哟苒说让她别怕,他爸看着吓人其实人不坏,他是个好人,肯定会满足她所有要求。
  
  许哟苒说她不在乎余柳笙是好人还是坏人,她只需要他给钱,她要属于她的那部分赔偿。
  
  直白得余朝想自戳双目,就觉得许蓁真的傻乎乎,明明是个善良的女孩子为什么要把自己表现得那么势利?
  
  余柳笙的书房意外的宽敞和明亮。
  
  整个房间除了墙面的书架,就只有一张厚重宽大的书桌,宽敞的房间不见任何装饰和家具,简单又单调,地面铺着灰色的地毯,窗帘全部拉起,密闭的空间看起来又十分逼仄,只是站在这里,就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压迫感。
  
  许哟苒随着余朝进到书房,看见坐在书桌前一身黑色的男子,房间里所有的一切都成了他的陪衬,显得清冷又孤寂,可他眼底的阴郁和冷沉又让人不敢同情或是小看他分毫。
  
  就算身有残疾,坐在轮椅上的余柳笙依然是个不容小觑的男人。
  
  余朝进了屋,喊了声爸,男人冰冷的目光望来,他越过余朝,极淡的扫了眼他身后的少女。
  
  和之前一样的白裙,配着脖颈上的纱布更显得弱不禁风,不堪一折。
  
  他眉头一皱。
  
  余朝立刻解释说许哟苒的伤口还没好彻底,许家人不好,对许哟苒也没什么真心,他不放心她回去,想让她在家住几天,毕竟是在他们余家的宴会上出的事儿,应该负责。
  
  余朝说得特可怜,就想他爸能心软,有他爸护着以后再没人敢动许哟苒分毫。
  
  许哟苒却突然开口:“不是啊,我是来要钱的。”
  
  ……???
  
  余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,一头红发都竖起来了:“许哟苒,你别瞎说啊。”
  
  就连余柳笙都忍不住盯着许哟苒,这少女还和之前一样语出惊人,直白得厉害。许蓁奇怪的看了眼余朝,然后看向余柳笙,男人眸色不动,除了阴和冷,看不出半点情绪来。
  
  她也无心探究,道:“余先生,余朝说你们会给我补偿,真的吗?”
  
  余柳笙靠在椅子上,夹着雪茄的细长手指放到唇边,他吸了一口,吐着烟圈的模样看起来十分冷漠:“当然,你在我余家的地盘出事,理应给你赔偿。”
  
  许哟苒说了声谢,说那你们就给我吧,拿到钱她就走。
  
  余朝扒拉着头发很心急:“许哟苒,你都不满十八,你一个人拿着一大笔钱出去危险不说,你肯定还会被强行带回许家。你难道想回许家吗?”
  
  许哟苒皱眉:“我不会回去。”
  
  “可许家是你的监护人,警察发现你也会把你送回去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她偏了偏脑袋,想了想认真说:“我有钱啊,有了钱我就可以远走高飞。”
  
  余朝苦口婆心的说:“是,你有钱,可有钱你能保证自己守得住这些钱吗?你没有身份证,没有户口本,你还在上学,远走高飞是不读书了吗?那些钱用光了你又怎么办?还有许家也不差,他们要找你还不是易如反掌?”
  
  许家因为那晚的事情风评口碑变得极差,好些曾经相交得不错的最近差不多都淡了来往,肯定会想办法在许哟苒身上找补回来,证明他们不是不负责任的父母,怎么可能任由许哟苒一去不回?
  
  余朝说得好些有些道理?
  
  许哟苒皱着眉头想了半天:“我不会让人找到的。”
  
  “天真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余朝拍拍女孩瘦弱的肩膀,安慰的说:“许哟苒,你就放心在我们家住下,只要你在这里,许家就没人敢上门来讨人。”
  
  许哟苒看了看余朝,又看向余柳笙,余朝立刻把许哟苒扳了回来,挡住她的视线信誓旦旦的说:“你听我的准没错!先住下把伤养好,其他的以后再想办法,不然你就只能回许家了。”
  
  许哟苒拧眉思索,无奈妥协:“……那我住下的费用你就在我的赔偿里面扣。”
  
  许哟苒能留下余朝就高兴死了,钱什么的他根本就没想过,不过看许哟苒这么说,他为了安她心立刻点头同意了,好说好说只要留下什么都好说。
  
  当然许哟苒也没忘了说谢,谢了余朝,还谢谢余先生。余朝立刻道:“你别叫余先生了,叫余叔叔就好。”
  
  许哟苒哦了声,看着余柳笙冷漠却难掩深邃俊朗的脸庞说:“谢谢余叔叔,打扰了。”
  
  许哟苒哦了声,看着余柳笙冷漠却难掩深邃俊朗的脸庞说:“谢谢余叔叔,打扰了。”
  
  余柳笙抬了抬眼帘,看着少女清瘦的身影。
  
  ……
  
  许哟苒就住在余朝隔壁的客房,楼上就是余柳笙。
  
  只住了一天,许哟苒就发现整个余家都安静得过分,因为这份安静,让偌大的余家显得死气沉沉。
  
  这里没人会大声说话,漂亮的院子经常也空无一人,所有人都行色匆匆,安分守己的待在自己的岗位上,像是在躲避什么,又像是怕触怒了什么。
  
  许哟苒知道,只有余柳笙。
  
  他是余家的主宰,是余家的天。
  
  许哟苒在来的第一天清晨去晨跑,刚跑了两圈,管家急慌慌的跑来说:“许小姐,二楼有健身房,你要是想锻炼的话,我这就带你过去。”
  
  许哟苒说:“不能在院子里跑步吗?”
  
  管家很遗憾的对她摇头说不行。
  
  整个余家虽然大,佣人帮工不少,可很少能见到这些人的影子,他们训练有素,会用极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工作处理完毕,然后就隐秘消失。
  
  为什么?
  
  因为余柳笙不喜见人。
  
  因为他伤了腿,就更讨厌有人在他面前行走奔跑。
  
  曾经有多骄傲,此刻就有多恨。
  
  许哟苒又说:“那我可以在这里看看花吗?”
  
  管家想了想,回头看了三楼,有所顾忌:“别待太久。”
  
  许哟苒嗯了声。
  
  其实她也没怎么走动,只是找了个花坛蹲下,她很安静,抱膝看着花骨朵的模样看起来沉默而无害。
  
  管家看了一会儿觉得应该没问题,这才回了厨房让人准备早餐。
  
  早饭的时候就许哟苒和余朝在,余柳笙没下来,不过饭刚一半,捧着餐盘上楼的女佣慌慌张张的跑下来,身上还沾了好些饭渍,看起来异常狼狈。
  
  许哟苒喝了口牛奶,看余朝见怪不怪的模样。
  
  余朝说:“快吃饭,吃了我带你出去玩。”
  
  许哟苒:“不去,我要写暑假作业。”
  
  “作业又不急,可以明天再写嘛。”
  
  “不去。”
  
  “……qaq”
  
  委屈。
  
  自从认识了许哟苒,他每天都在碰壁。
  
  这天他自然没有出门,他的那群兄弟们打电话来找他玩,他憋了半晌,说他家里有事不去了,问他什么事儿啊?
  
  当然是给学渣少女辅导作业。
  
  余朝才知道许哟苒的成绩差得可以,马上就高三,这样下去连个二本都考不上。
  
  当然他还不能说,少女的自尊心极强,一不高兴就沉沉的看着他,让他心里怕怕的。
  
  余朝连着和许哟苒写了三天作业,他的兄弟们炸锅了,问他是不是金屋藏娇干什么坏事了?
  
  余朝凶狠的否认说:“许哟苒就是我朋友,是我亲妹子,你们谁再敢瞎说别怪老子翻脸不认人!”
  
  兄弟们噤了声,过了会儿又说:“行,妹妹就妹妹。许雨不是妹妹吧?她这几天天天过来说要找你,说是要和你解释误会,你不来见见?”
  
  余朝之前对许雨的印象还好,可是自从上次之后,所有的好印象都崩塌了,而且这几天许家人也送了请帖过来说要拜访,不过都被拒绝了。
  
  真没什么好见的,所谓的解释不过就是狡辩,他烦躁的说:“不见,没什么好见的。”
  
  当然余朝也是习惯了玩乐和热闹,是个张扬又潇洒的大男孩,他可以陪着许哟苒一天两天,久了他也会闲不住想要出去玩儿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