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军夫撩人 > 第三百六十章 错的时间对的人

第三百六十章 错的时间对的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宋秀秀坐在姻缘树下,支棱着下巴呆愣愣的,没走,其实也没想什么,只是单纯地发呆,心情复杂地发呆。
  
  这样就结束,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。
  
  她吸吸鼻子,一遍一遍提醒自己不能哭,可越是这么想,她的鼻子就越酸涩,眼睛就越迷蒙。
  
  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,只是觉着自己有些矫情,不知道在难受些什么,要是说得清楚,她八成不用如此困惑,感情的事情两个字难说。
  
  “换双鞋。”林秋踩着松软的泥土走上去,微凉的风灌进脖子,不由自主地紧紧脖子上的围巾,凑到秀秀身边,拍拍她的肩头,递上来一双木头夹脚拖鞋外加厚厚的棉袜,一屁股坐在秀秀的旁边。
  
  “二嫂,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宋秀秀沉浸在悲春伤秋的世界里,乍闻林秋的声音,她惊讶地抬头,林秋的出现让她着实吃一惊。
  
  “新靴子磨脚,肯定疼的,大嫂嘱咐我特地给你带的,换吧,没人瞧的。”不合脚的靴子,漂亮是给别人看的,难受是自己体会的。
  
  “这是夏天的拖鞋吧?穿这个?”穿着棉衣搭配木质夹脚拖鞋,这搭配未免有些“别致”。
  
  “是觉着奇怪么?”林秋揣测道,夹脚拖鞋是再合适不过的,不会顶着前头,更不会束缚着后头。
  
  “那倒不是,就是觉着现在这个时候买拖鞋不容易。”呵呵笑着,掩饰着她的诧异,可不是奇怪么,大冬天的谁趿拉着木制夹脚拖鞋,被人瞧见不得以为奇怪啊!
  
  只不过脚是真的疼,要不是嫌丢人,外加路面不平又脏兮兮的,她都愿意光着脚走,不顾春日的寒冷。拖鞋算什么,秀秀赶紧让自己疼痛的双脚解放出来,动动脚趾头舒爽并疼痛着,后脚跟肯定擦破了皮。
  
  “问老板娘借的,新靴子磨脚,磨没磨破?”她远远的就瞧见秀秀跳脚的模样,可不就是疼得慌么,否则哪里会那么的跳脱,这带拖鞋的举动实在是明智。
  
  她其实一直都在,只是没有被秀秀察觉,秀秀请车夫的时候,暴露她的目的地所在,担心,所以跟着来,她可不相信莲子是无害的,不过来瞧瞧,她真是放心不下。
  
  果不其然,扭头就瞧见莲子想要动手动脚的,转身将离去的秦孝荣揪回来,不过为时已晚,那个时候秀秀的马尾辫正被莲子狠狠拉住,吃痛地叫着。
  
  要不是她,秦孝荣怎么可能会折返,只不过她不打算告诉秀秀,免得她以为她在跟踪她。就当做只是秦孝荣心血来潮,突然折返,恰巧撞见莲子在欺负秀秀吧。生活中偶尔是需要巧合的,不是么!
  
  一边脱袜子,一边龇牙咧嘴的,脚后跟硬生生被磨破袜子粘住伤口,撕开来真是疼得慌,泪眼汪汪的,心里猛然生出股郁气,破靴子净折腾人好想丢啊怎么办。不过靴子蛮新的,她没法穿却也不该丢的,到时候捐给孤儿院的孩子穿也是行的。
  
  “有,疼得慌,靴子光好看是真不行,实在是太遭罪,这尺码肯定是不准的,比正常鞋码要小一号,给我穿就小两号,否则不会如此磨脚。”宋秀秀展示着受伤的后脚跟,丝丝的血丝冒出来。
  
  林秋从兜兜里掏出俩止血贴让秀秀贴上,否则穿上新袜子仍是要黏在脚上,撕下来又是一番折磨,弹弹秀秀的小脑瓜,“傻丫头,早叫你别买,你不听,你瞧瞧这不就是花钱买罪受么。”
  
  “我就是瞧着靴子好看,谁知道这么硌脚呢!”款式特别和她的心意,买的时候分外的痛快,临到穿的时候才发觉根本就不合适,感觉脚要把靴子顶穿,真是种折磨。
  
  再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不利于行的靴子,她不至于躲不开莲子的攻击,脚疼得厉害,她哪里跑得动啊。现在想想被揪住的马尾辫,头皮仍然隐隐作痛,莲子下手可真狠。
  
  “鞋子光鲜的外表不重要,关键是得干净适合自己,穿着脏鞋容易脚臭,穿不合脚的鞋容易弄伤自己。下次买鞋可别由着自己的性子来,同理……”
  
  “二嫂,我明白你的意思,我真的没有难过,本来以为会哭得稀里哗啦不能自制,可你瞧瞧我脸上可有泪痕?”宋秀秀意会得极快,二嫂的言下之意,无外乎秦孝荣对于她来说是双臭鞋脏鞋不合适的鞋。
  
  她呆呆地坐在这里,没准二嫂以为她在黯然神伤呢!可实际上没有,她不禁觉着自己有几分冷血,真心交出去难收回来却没想象中的难,说好的见初恋心会隐隐作痛呢!现在的她根本就没有那种情绪,只是怅然若失外加几分解脱。
  
  “嗦的话,我不多说,你能自己想明白是最好的,先前的时候我那么说你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林秋一本正经的,秀秀能够想明白,她比谁都开心,要知道愁滋味可不好尝,“你要是有心事,可以吐给我听,别憋在心里,瞧瞧你这段时间憔悴成什么模样。”
  
  “二嫂,谢谢你。先前任性不懂事,劳烦你为我操心,跑东跑西的,往后不会的。”宋秀秀低眉顺眼的,她惭愧于自己的任性,惭愧于老是给家人添麻烦,惭愧于不珍惜学习的机会……
  
  沮丧的情绪忍不住冒头,打结束恋情,她整个人变得与往日截然不同,钻牛角尖小心眼易怒还有点恶毒,戳人肺腑的话脱口而出内心异常畅快,面目全非的她自己都难认出来。
  
  “傻丫头,说什么,我拿你当妹妹瞧,疼着你,宠着你,担心你不是应该的么?”林秋发现宋秀秀本来高昂的情绪慢慢低落下来,揉散她的头发,瞧着秀秀微恼地嘟着嘴巴,心落下来跟她继续叨咕。
  
  宋秀秀将脑袋搁在林秋的肩膀上,颇为苦恼,“二嫂,你说我是不是也有做错的地方?”
  
  “没有绝对的对错之分,站在不同的立场上自有不同的看法,只是我们做事情要问心无愧要遵纪守法。这其中的道理我不说你也是明白的,至于你的事么,卷入其中的哪个能绝对地说自己没错呢!”林秋顿顿,对错不是绝对的,这世上没有绝对的白也没有绝对的灰。一个巴掌拍不响,一环扣一环,今日的结局全是莲子秦孝荣造成是说不通的,顶多就是三七分,绝大部分的错处不在秀秀身上。
  
  宋秀秀眼带迷茫呆呆地点着头,咬咬嘴唇像是迷路的小孩。
  
  “有的事情分析起来是脉络清晰的,可身处其中确实不能看清,否则人家怎么会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。他一个大男人,莲子不过是三两句挑拨离间的话就将他说服,找你求证都不敢,我没有诋毁他的意思,只是……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