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军夫撩人 > 第三百七十九章 暴躁

第三百七十九章 暴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怎么是你?你准备做什么?”瞧着唐婉,林秋一阵心烦,本就是心烦意乱,又遇上这么个讨人厌的家伙,可不就是越发不耐烦。
  
  她可不待见唐婉,要是搁在平时,她没准有心思与她周旋,只是现在她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情。她只想着找个僻静的小角落收拾收拾心情,谁料到能够遇到唐婉,真是冤家路窄。
  
  原本想丢下话要走,唐婉却早一步看透她的想法,开口拦住她的步子,“难道咱们是仇人,连句话都不能说吗?”唐婉凑到林秋跟前笑盈盈的,一脸的无害。
  
  只是林秋不会被她的无害欺骗,换个话题反问唐婉,“你可别跟我说,你瞅见我是巧合。”
  
  “我是跟着你出来的,我……”唐婉掐着温柔的嗓音娓娓道来。
  
  林秋皱起眉头,不打算听,转身欲离开,她们本就不是一路人,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聊的,不是么!只是她却被唐婉后面的话给震住,踏出去的脚步缩回来,“你想知道宋墨现在的状况么?”
  
  “你知道?”林秋停下来,直勾勾地瞅着唐婉,大有瞧进她心底的意思。
  
  唐婉知道林秋听到之后,人一定不会走的,可这眼神亮得真是叫她吓一跳。忍不住摸摸鼻子掩饰她的心虚。
  
  “我骗你的,别走,咱们说说话不成么!”唐婉瞧着林秋亮晶晶的眼神,说不出谎话来,唯有耸耸肩。
  
  “你若是真的想聊,别挑这个时候,我现在心情可不大好,你难道要撞枪口上来。”林秋不客气地拒绝,她没有心思与她周旋来周旋去的,她现在就一个念头,找个地方缓缓心绪。坏情绪憋闷在心里无疑是不明智的做法,不知道哪天就会爆发出来。
  
  她不愿意迁怒别人,可若是凑上门来,那就别怪她火气乱喷。
  
  “别跟吃火药似的,有话不能好好说么,”唐婉笑嘻嘻地凑林秋跟前,瞧着林秋紧皱的眉头,转瞬将笑模样收敛起来,“真是的,半句玩笑都开不得啊!”
  
  “不是开不开玩笑的问题,只是没心情,我没想着与你起冲突,你要是……”林秋忍住自己的不耐烦,尽可能耐心地解释,但愿唐婉识趣些,别故意在她难受的时候刺激她,否则她干出什么来她自己都不知道。
  
  唐婉明明不是个蠢人,为什么偏偏挑她心情最郁闷的时候撞上来。
  
  “我要是识相的话就离开,你是不是这意思,可我若是偏偏不愿意离开,你能拿我怎么着,就你这小胳膊小腿的,我不让你走,你可是真走不掉。”唐婉似笑非笑地挑着眉毛,大有我不走,你能拿我怎么着的意思。她站在林秋面前,挑着眉头,大有此路不通禁止通行的意思。
  
  不得不承认,唐婉的话有几分道理,没准她真是练过的,不管是白薇薇还是唐婉,瞧着娇滴滴的好不柔弱,没曾想全是披着芭比皮的金刚。
  
  林秋瞧瞧自己孱弱的手,只有选择妥协,她的力气跟小鸡仔似的,在金刚芭比面前展示,纯属是关公门前耍大刀,班门弄斧,实在是有些自不量力。
  
  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,长话短说,我没时间也没心思与你猜哑谜,你要是真的有事可以咱可以约个时间见一面。”至于离开后要不要见面,那就不是唐婉可以控制的。
  
  她若是不愿意见唐婉,随随便便找个理由都可以将人打发走,腿长在她身上,走哪里不走哪里,全是她的自由。
  
  林秋心里打着小算盘,当务之急就是先离开,她现在暴躁着呢,不适合与讨厌的人同处一小块空间。
  
  “我能有什么目的啊!不过是跟你叙叙旧,犯不着如此戒备,我不会吃人的。再说我现在早就嫁人,又不惦记着你家的那口子,你有什么好担心的。”唐婉笑呵呵地招唿林秋落座。
  
  “我自然是知道你不会吃人,只是别磨磨唧唧的,有话你就直说,我现在没那么多工夫跟你猜来猜去的。”好半晌相对无言,林秋先按捺不住出言,有事说事,没事别胡说八道,耽误她时间。
  
  “啧啧,瞧不出来你居然有这么暴躁的时候。”唐婉啧啧出奇,她不知道为何头脑发疯,瞧见林秋居然尾随出来,这行为她自己都想不通。
  
  “知道我暴躁你拉着我做什么?”林秋没好气地瞅着唐婉,整日笑嘻嘻的,有什么好笑的,没瞧见她正烦着呢!
  
  唐婉确实没什么要同林秋说的,可这并不妨碍她拉着林秋,不让林秋走,她嘴角勾出神秘的笑容。
  
  简直是莫名其妙,难不成是故意挑事,林秋瞧着唐婉眼里闪过警惕的光彩。
  
  “你放心吧,宋墨好着呢!”
  
  “你哪里来的消息?”喜悦之余便是淡淡的恼怒,对着她说是机密,半个字不能泄露,可唐婉一个外人为什么能够知晓宋墨的境况!这是什么意思,林秋感受到被愚弄的愤懑。
  
  “我哪里来的消息,你不用管……”唐婉眸光微闪,眼底是淡淡的心虚。
  
  此刻林秋心绪不宁,自然没有瞧出她的不自然来。
  
  “不成,我得去问问,到底是什么意思,你让开,谢谢。”林秋实在是坐不住,起身就打算重新回去打破砂锅问到底。这厚此薄彼做的实在是明显,她不是受委屈往肚子里咽的人,受到不公正的待遇,她自然要反抗。
  
  “不成,这事你问不合适?”唐婉语气诚恳,仿佛对着相识多年的老友,语重心长透着浓浓的善意。
  
  唐婉的自来熟让林秋不怎么适应,她不是自来熟的人,本就是陌生人,嗯,关系不太好的陌生人。
  
  突然对着你眉开眼笑,熟稔的像是多年相交的好友,实在书令人鸡皮疙瘩落一地,别扭的情绪油然而生。
  
  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只是现在不是别扭的时候,林秋微一挑眉追问着,起身欲走。
  
  “我好不容易知道的,你要是非得去问,可不就是打草惊蛇,往后消息肯定封锁得越加严密,到时候你想知道不是更难么!”唐婉拉住冲动的林秋,苦口婆心地劝着。林秋走得快,她差点被林秋带着走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