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军夫撩人 > 第三百八十六章 措手不及

第三百八十六章 措手不及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不结婚?”罗美丽困惑地抬头,她想过许多,独独没想过暂缓结婚的计划,组成小家庭是她心心盼着的。
  
  “年纪小,结婚的话结婚证又办不下来,多处处,加深对彼此的理解亦是好的。”相夫教子与否,注定为婆媳矛盾,埋下隐患,没解决问题前,结婚着实不合适。
  
  与其婚后苦恼,倒不如婚前解决。别小瞧婆媳矛盾,若是彼此瞧不顺眼,到时候有自己为难的,丈夫夹在中间两头为难。
  
  除非婆婆对丈夫格外刻薄,否则丈夫暴跳如雷与父母打擂台的实在少。若是有,这么个不孝顺的男人,能作为女人的依靠么!
  
  “人生匆匆几十载,何不活得肆意些,早早地被拴住没意思,没准能够遇到更好的呢!”夏依颖撇撇嘴,婆婆若是不讲理,可有哭的时候,不合适就换个人,谁离谁活不下去啊!
  
  “别胡说八道,什么换人啊,不过结婚不着急倒是真的。矛盾没解决,嫁过去,只怕是要受气的。”这个档口嫁过去不合适,美丽有本事不是个花瓶,若是做个全职太太,确实是委屈她,再有就是林秋的私心,私心里不愿意放人走。
  
  “什么胡说八道,我只是觉着如果觉得合不来,不要勉强。人一生,许多人只是匆匆过客,哪怕不能在一起,无需遗憾,只能说明,适合你的还在后面。委屈谁不能委屈自己,委屈求全可怜的唯有自己。”夏依颖扬着声音为自己辩驳,她说的明明就是大实话,谁说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,相爱的人未必能相守。
  
  婚姻是过日子,考虑的是方方面面,哪有相爱就足够的,眼下如果不是来自长辈的阻拦,在一起自然是顺其自然,可阻挠就是阻挠,不能当它不存在。
  
  按她多年听人家长里短的经验来说,郑雄与美丽得走好长的路,经方能走一块。
  
  林秋此时此刻格外赞成夏依颖的观点,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生活的权利,相夫教子不适合美丽,小姑娘有追求有梦想,不应该被婚姻所束缚,束缚在一方小小的天地。
  
  女人照旧得活得精彩漂亮,黄脸婆是林秋不提倡的,有良心的男人实在不多,做牛做马辛苦付出,男人未必记在心底。
  
  蹉跎大半辈子,年老体衰一身病痛,值不值当事人清楚,男人挣钱养家,女人貌美如花十指不沾阳春水,普通人可做不到,她瞧见的多半是男人养家煳口,女人围着锅台炉灶转。
  
  发迹的时候花花绿绿的世界迷人眼,守得住本心的有几个,糟糠之妻下堂的事屡见不显,总之不管什么时候都得先把自己活得精彩一点。
  
  美的容颜,终究会老去,没有工作没有能力,整天被家里琐事缠身,年纪轻轻就老得不成样子,照镜子自己吓自己一跳,法令纹皱纹爬满脸颊再后悔为时已晚。
  
  女人得对自己好,若是自己将自己比作牛马,认为付出是理所应当的,怎么指望男人心疼你得付出。
  
  “结婚的事确实得暂缓,现在确实不是合适的时机。我心底有数,婚事没对外说,暂缓不会有什么影响。”伯父伯母心里有疙瘩,难以接受她抛头露面,婚事暂缓从目前来说绝对是再明智不过的选择。
  
  只是她不知道如何开口,不过这等事情,不必麻烦林秋姐给她出主意,她是个成年人得有自己处理事物的能力。
  
  “别想着自己扛,找郑雄商量,问问到底他到底是个什么心思,是不是也觉着婚后你必须相夫教子!如果是的话,你就自己考量考量,如果不是的话那就有个人跟你一块儿出主意。”郑雄不像是担心自己魅力不足的男人,郑父郑母的意愿不代表郑雄的意愿。
  
  天底下女人红杏出墙,难道都是因为出去工作么,简直就是胡说八道,工作有什么罪呢!
  
  全然是借口,与其说是要求倒不如说是威胁,在进门前就拿捏住美丽,盼着乖巧懂事的儿媳妇,不是在外打拼精明能干难以压制的儿媳妇。
  
  只是她显然没有考虑到,美丽有个弟弟,哪怕是为弟弟她就不会选择妥协,弟弟深造的钱指望郑家出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有多么的不现实。
  
  可美丽是不可能放弃罗宿的,答应父母临终前的请求培养弟弟,怎么可能不管不顾地嫁人呢!
  
  嫁人后,如果不工作相夫教子的哪里来的钱栽培弟弟,难不成指望着郑家给,想想就知道不可能的,郑家凭什么帮着栽培罗宿,哪怕真的拿出这钱,不显得罗美丽低人一等,吃人嘴短,拿人手软,只怕在公公婆婆面前抬不起头。
  
  郑雄又会不会对此有意见,将高中生栽培到大学毕业,钱可不少,日子过得蜜里调油的时候自然不会计较,可将来的事谁能说得准呢!
  
  郑家不过是小康之家根本就称不上大富大贵,郑雄挣钱养家煳口供养二老还得栽培小舅子,手头紧那是肯定的,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母亲要是在耳边嘀咕美丽怎么不好,怎么不好,难保郑雄不会生出旁的什么心思来。
  
  倒不是林秋故意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旁人,只是贫贱夫妻百事哀,炽热的爱情在吵吵嚷嚷扣扣索索的日子中消磨殆尽,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
  
  “他说是有心,他若是护着你,自然会向着你。男人不愿意让女人出去工作,无非是觉得比不上女人。”夏依颖眼睛滴流转,尽显狡黠之色,想法设法给罗美丽出主意,“娶媳妇的是郑雄又不是二老,明摆着就是故意刁难你来着,你若是自个儿扛,才叫做傻呢!苦楚咽自己肚子里将来可有你哭的,不是你故意跟郑家二老过不去,郑家二老跟你过不去,但凡郑雄不是个脑袋煳涂的,就知道谁对谁错,咱不故意找麻烦,可麻烦上门不怕就是。”
  
  “我赞同,别什么都揽在身上,你这小胳膊小腿的只怕要被压垮,是男人,郑雄就不会让你独自承受,两个人商量商量主意没准就能冒出来。”林秋对夏依颖的主意深表赞同,是不该沉默寡言来着的,夫妻本该是同患难共富贵,可没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道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