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重生军夫撩人 > 第四百三十章 花言巧语

第四百三十章 花言巧语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平复一下不满的心情,汪书棋开门见山,“父亲常说兄弟姐妹合该帮衬,可我不大认同,不是我的错,大嫂就对我如此百般诋毁,摆明就是瞧我不顺眼,我的钱我想着自己攒着,比较保险,我呢,不图什么大富大贵的,我不过是个离婚的女人手不能挑肩不能扛的,若是没有钱财傍身,只怕我晚景凄凉。”
  
      她就是不给钱,他们能将她怎么着,本来是想着帮衬帮衬家里人的,谁叫作为女孩,从小被灌输的思想就是为兄弟付出,有能耐就回报父母。
  
      可她瞧着兄嫂不值得她全心全意的付出,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是真。
  
      这个念头在心底疯长,抑制不住,担心不是毫无缘由的,她不是什么善男信女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
  
      她干坐着不只是为保持狼狈的模样,她仔细考虑过,她什么都捞不着的可能性不小,她可不敢将后半生压在兄嫂的良心上。
  
      若是赔个精光,她的钱肯定是打漂漂,难不成她还能逼着兄嫂砸锅卖铁,若是生意做的风生水起,兄嫂没良心做假账,到她手底的钱也就没几个。别跟她谈什么良心不良心的,大嫂二嫂之间的暗流泉涌,她瞧得明明白白。
  
      合伙做买卖到现在,只见她掏钱,可不见她收到半分钱,有的不过是不值两钱的小礼物,衣服之类的,没准是滞销的,谁叫那款式土里土气的,如果是别人给的,她二话不说当废品卖,可兄嫂给的意义不同,导致有段时间同事明里暗里嘀咕她是不是日子不好过,自那以后破烂衣服直接堆箱底,没动弹。
  
      她瞧着嫂嫂们的服饰可不土,难不成为她挑衣服的时候,眼光就大失水准,说出来谁信啊!
  
      赵莹惯是个记坏不记好的,若是她将来风光,指望她帮衬自己,估摸着悬乎,大哥的心早就偏到天上去,哪里顾得着她这个做妹妹的死活啊!
  
      不比较不眼红,若是事情照搬到林家,林秋处在她这个位上,哪里会受这样的委屈,说起来真的眼热,同样是闺女,同样是妹妹,待遇却是截然不同的。一个被疼着宠着,有任性的资本,一个却只有尽心尽力付出才能得到个好字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当初爷爷坚持让她上大学,现在她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待着呢!
  
      说句老实话,她对这桩买卖不看好,想当初林春林夏卖服饰的红火劲,叫她这个捧着铁饭碗的都忍不住眼红,由此可见林家兄弟经营的着实有声有色。
  
      若不是想着嫁林春为妻能穿金戴银的,她怎么会嫁呢,她的眼光可不低,没早早嫁人不过是寻觅个各方面符合条件的如意郎君。
  
      只是寻觅来寻觅去,落得个离婚收场的局面叫人唏嘘不已,不是没有过甜蜜的日子,只是甜蜜的日子转瞬即逝,现在想起来的不过是疼痛。
  
      汪母几个箭步挡在书棋身前,拦住顾汪书棋的去路,“闺女,你这实在是不懂事,你哥正是困难的时候,你咋的只想着顾着自己。”老头子对着她死命使眼色,她如何瞧不出来,
  
      汪书棋怒极反笑,贴补兄弟,她能得什么好处啊,“我现在是离婚的残花败柳不值钱,可不像林春照样能娶个黄花大闺女,我不为自己打算打算,将来连个落脚的地儿只怕都没有。妈,你就别劝我,我的钱用一点少一点,没资本由哥哥嫂嫂们折腾,先前掏的钱,若是有良心的,将来自会还我,若是没良心的就当做我啥也没给我。”
  
      “傻丫头,说什么呢!你兄嫂怎么是没良心的人,你这思想可不能歪,若是你哥哥飞黄腾达,你肯定能沾光。你这娃怎么就傻不愣登的,这点道理都琢磨不明白,回房间给我脑袋清醒清醒。”汪父暴跳如雷,恨恨地指责汪书棋
  
      人心肉做,人是不可能一碗水端平不偏心的。这五指都有长短,何况是人心,孩子一多,这当大人的难免偏爱某个娃,谁家不这样呢!书棋虽说是唯一的闺女,可在汪父眼中是泼出去的水,养她就是叫她帮衬帮衬儿子。
  
      现在翅膀长硬,想飞,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,只是闺女倔强,他不能一巴掌扇上去,若是惹恼闺女实在是得不偿失。
  
      汪书棋看向别处,忍住喷涌的泪意,抿着嘴不说话,每一次面对父亲这种蛮横的模样,她就想退缩。因为太清楚在父母哥哥们面前,她性格软,是个好欺负的人,争辩,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谁占上风。
  
      假如要一辈子生活在父母的欺负剥削之下,汪书棋不敢想。
  
      看见她不说话,似乎有犹豫的意味,把汪父气得跳脚,他瞬间就想掐死书棋,这个“狼心狗肺”的东西。
  
      冷冷一笑,顿觉心灰意冷,胡乱洗把脸,稍微收拾收拾拎包抬腿就走,她又不是没地方住,何必在这里受委屈。
  
      凭什么生为女孩,无条件付出是应该,稍加反抗就是不孝顺,她眉头紧锁,不大认同,苦哈哈的日子谁乐意过谁过,她不想用她后半生打赌。
  
      “站住,干嘛呢!离家出走!你咋的就这么能耐!”汪父啪地拍掉闺女的手,怒气冲冲地指责,离家出走,咋这么能耐,干脆别认老两口。
  
      “家里就这么大的地儿,我住着,实在是委屈爸妈,杂物间闷得慌,爸,你又有风湿,杂物间水汽重,对你腿脚不好。”汪书棋噙着眼泪,闺女心疼父母的那份心疼展现得淋漓尽致,下意识地放软声音。
  
      没办法汪父对她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的,稍不如意便破口大骂,她只能默默承受,不能明着反抗。不然,汪父会说她不孝,街坊四邻的嘴又碎,有点什么便传得人人皆知。到时肯定会连累她的名声,原先她是不得不忍着,现在么,没有处处委曲求全的必要。
  
      她一脸黯然,只是心底怎么想的,只有她知道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